中华民国老课本之美,老课本的深意

原标题:民国老课本之美

图片 1

  子 沫

文/雒宏军

看民国老课本很偶然,是在《读库》上先看了一个小长篇,细细读下来,只觉津津有味,清心润肺,用一个比喻,清泉石上流。很是奇怪,民国的小学教材,成年人读起来也能如此余香满口,不禁对那时编教材的人心怀敬意了,好的东西其实是不分年龄的,它是一种大美。

上小学,是走出懵懂的开端,自然忘不了第一课。那时文革刚刚结束,课本已有了较大变革,扉页与封底不再有“语录”之类,内容也少了些“斗争”的火药味。

《陪座》一课:“座上客/远方来/父陪客/食午饭/饭后出门/与客闲眺/前有青山/旁有流水。”

“我爱北京天安门”,这是语文第一课。学习几个字倒是次要的,关键还是主题要明确,至于为什么要爱北京,要爱天安门?安分的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只知道那是领袖居住的地方,神圣庄严不可侵犯。当然,后来也知道了,领袖住在中南海,不住天安门。

短短几句,一碗一筷,一坐一眺之间,人情冷暖,绿水青山,亦静亦动,栩栩如生。语言简洁而有活气,婉转之间,意会无穷,真好。一如丰子恺的小画。

我们便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。每篇课文都是有主题的,歌颂党,歌颂祖国,歌颂社会,歌颂领袖,歌颂英雄,后来又歌颂母亲,歌颂亲情、歌颂生活;当然,也会批判旧社会,批判独裁,批判资本主义。我们都深信自己生在新社会,长在红旗下,是幸福的一代,资本主义社会个人主义盛行,金钱至上,最终是要走向灭亡的。

看过一篇小文,《一站一坐一生》,一个人62年间每年拍一张照,举手投足之间,一生就过去了。沧海桑田,静悄悄地流过,年轮百般之味也许就是通过最简单的方式呈现出来吧。

想起来,十多年的教育使我们不再懵懂,但是并未摆脱愚昧和愚蠢。有人说,教育是有毒的,他说的是现在,以前的教育毒性更大。

“钮儿在家/客访其父/父适他往/儿邀客入/请客上坐/己在下位陪之/客有问/则谨答之/客去/儿送至门外/及父归/以客所言/告之于父。”

一次偶然的机会,读到了几篇老课本里的课文,清新之气扑面而来,在平白明净之中,仁爱、礼仪、诚信、情趣、方法、逻辑、国家、世界跃然纸上。那些孩子在教室、在灯下读着这些课文,无需教师引导,其义已经自见。那时的课文,就是生活,就是孩子们的世界。

短短数句,行事做人有礼有节的道理就很简白明了。小学二年级就开始教礼仪,小儿待人接物之间,才是家教所在,所谓礼节,不是送礼,而是说话行事的细节。这种和风细雨的教育如今是很少见了,连很多成年人都不懂了。

天地日月

——《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》第一册第八课

再看《果园》一课:“吾家有园/遍种果树/培土甚勤/一年之间/先后开花/开落/结为果/累累满树/及熟/摘而食之/较买诸市中者/味尤鲜美。”

上有天,下有地,天地最大。“拜天拜地拜祖宗”,生于天地之间,万物养育了我们,要常怀感恩之心;不一定信仰宗教,却必须有一颗敬畏之心,人在做,天在看,敬天畏地,才能守住大义,有所为有所不敢为。

配的插图是加厚白纸彩印的,过去几十年了,色彩仍然鲜明耐看,行内人说是用的天然矿物颜料,精细制版而成。教育不是硬教,而是教会一种顺应天时,四季分明,开花结果,种瓜得瓜,做足功夫。用邓康延的一句话就是民国老课本是满园的世界观。

雨将晴,河水清。两渔翁,须眉皆白,披蓑衣,戴箬帽,同坐岸上,张网捕鱼。

——《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》第二册第二十一课

再看《镇定》一文:“王戎七岁/与人同观虎/虎忽大吼/观者皆惧/戎独不动。”

乡间故事,主人公一般都老了,他们却都像孩子们的爷爷,总是在下雨的日子里,戴着箬笠,披着蓑衣,拿着鱼兜,坐在河边捕鱼。眼前的山水是他们的世界,他们是画家笔下的景致。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/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/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/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——和诗歌一样美丽的世界。

小小人儿学会镇定自若,不露声色,真是难得,三岁看老,这也是教育的一种。不从众,不人云亦云,会分析,笼中虎,叫也不怕。这种教育让小小人儿心里有数,无需过多笔墨。

座上客,远方来,父陪客,食午饭。饭后出门,与客闲眺,前有青山,旁有流水。

——《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》第二册第二十七课

这首《郊行诗》:“芳草如碧玉/野花如黄金/不用一钱买/采来衣上簪/青天净如洗/晚霞红似烘/始知天工巧/变化真无穷。”

客来客往,座上座下,饭食之间,生活琐碎,无需夸张,或者多着笔墨,却有着人性的温暖。更兼房前屋后青山流水,悠然之间,有了无穷的意境。

乡野的天然,原始的滋味,泥土的芳香,不花钱的快乐,开阔的世界观,朴拙的美感,种种都有了。

学生入校,先生曰:“汝来何事?”学生曰:“奉父母之命,来此读书。”先生曰:“善。人不读书,不能成人。”

——《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》第三册第一课

再读《食笋》:“园中有竹/春日生笋/摘笋为羹/其味鲜美/我甚喜食之/父谓我曰/园蔬野菜/胜于鲜鱼肥肉多矣。”

“人不读书,不能成人”,虽然有很多读书的名言,这句却振聋发聩。书中,有着一个敞亮的世界,读着读着,内心也会敞亮起来,读着读着,便走近了文明,远离了禽兽。

啧啧,父子之间的家常对话,节气,常识,饭食,价值观,童趣,一蔬一食之间,天然妙物婉转流淌,盈盈之间如雨后春笋。

种桑数亩,初日发芽。芽渐长大而成叶。农家妇女,持剪刀与筐,同往采桑,以为饲蚕之用。

——《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》第三册第八课:采桑

真喜欢这种民间的种种曼妙清简。

读书久了,最怕的是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”,就像有孩子说:“大米是树上结的”。种桑,发芽,成叶,采桑,饲蚕,一个劳动的流程,让我们知道了“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”

《牧童》一课:“放学归来/在途中/遇一牧童/骑牛背/吹短笛/唱山歌/状甚快乐。”

蜘蛛在檐下结网,既成。一蜻蜓飞过,误触网中。小儿见之,持杆挑网。网破,蜻蜓飞去。

——《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》第三册第十九课:蜘蛛结网

在交响乐狂轰乱炸时,倒更愿意听一支牧童短笛,有如天籁。那时候,什么事都不会用力过猛,一曲民谣,就是审美。多希望孩子们受到这种早期教育,把一生的审美都浸润在自然四季中,而不是认几个字,读几篇文。现如今,音乐变成了钢琴几级考试,变成了技巧,独独失去了天然韵律。演奏音乐的人早都没了音乐的情境和心境,没有内心流淌的诗意,音乐早都不是音乐了。

蜘蛛结网,捕食昆虫,本是自然的法则,虽然残忍,却是动物们的生存之道。偏偏孩子见不得这样的“弱肉强食”,而要挑破蛛网,帮助蜻蜓逃亡。蜘蛛少了这顿美餐,不知道作何感想?我们读着,却发出会心的微笑,这就是童趣。孩子,便该有孩子的生活,孩子的趣味。

还有这样有趣的一课《蝴蝶与花》:“百花开/蝴碟来/百花香/蝴蝶忙/百花零落/蝴蝶寂寞/蝴蝶无事做/终日恋花朵/一旦春去花落尽/寂寞光阴如何过。”

父亲从镇上归来,买玩具,分与儿辈。兄得一火车,弟得一轮船。弟谓兄曰:“吾等有泥人,不能行走。今得火车与轮船,彼可出门旅行矣。”

——《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》第四册第六课:玩具

这种烂漫翩翩的篇章只能出现在民国的课本里,因为那时候的审美观,现代人是不能理解的,大好春光,蜂飞蝶舞,各司其职,简单,形象,季节更替,寂寥感,代谢感,轮回感,花开一季,草木一秋,想像空间都有了。小孩子理解能力暂时有限,但审美想像力留在那里了,谁说不是福泽?

一堆沙子,孩子可以兴趣满满的玩上一整天。在孩子的眼中,世界是个童话王国,无论走到那里,都会有新奇的发现。你只需站在孩子的立场,就会发现孩子天生就是个发明家,发现者。因为有了一个玩具火车,一个玩具轮船,只有孩子才能想出:从此泥人便可以出门旅行了。父爱、亲情、童趣、乐趣、想象力,一样都不能少。孩子,怎么能不喜欢?

民国老课本,我爱读的篇章太多了,好的东西是最朴实简单,也肯定是美的。你再深刻,又有什么用?

……

又如这篇《老梅树》:“小窗外/有梅树/方开花/我欲折之/干大枝高/手攀不及/母谓我曰:此树乃汝父所种/比汝大数岁/故甚高也。”

民国初期的小学课本,都是出版社自己编撰,彼时内战连连,政府有很多大事去做,自然也就顾不上详细审定,少了很多教化的内容,自然中见纯真,直白中见真情。更何况,不少课本都是大师手笔,就拿这套商务版的“新国文”来说吧,是由蔡元培和张元济亲自校订,当时流行的开明版国语课本则是由叶圣陶编写,丰子恺插图,这些大师们修养深厚,然而不辞辛劳,肯俯下身子为小学生编课本,这是那个时代的幸事,也是那个时代的孩子们的幸事。

一幅窗前的树荫图,小儿和母亲,关于种树和做人,道理都有了。

还有这篇《天然之美》:“邓氏姐妹性情不同/姐喜清洁谓清洁为美/妹喜装饰谓装饰之美/二人争论不决,乃问于母,母曰:清洁为天然之美,且有益于卫生/装饰为人工之美/复近奢侈/吾以清洁为佳。”

普通的家常话,没有结论,只是引导,大美是一种天然,审美观的引导是多么重要。

教育真的是点点滴滴,审美是儿时慢慢堆积的,很多成年人无审美力,也直接影响了下一代。

作者:子 沫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本文由118kj开奖现场发布于新闻动态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中华民国老课本之美,老课本的深意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